脑洞的大巨人码字的小矮子

一个不补完自己脑洞的文手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这里是完全没有什么文风写文不ooc就难过的小透明文手。
脑洞主要在黑篮,排球,ll。
超级超级希望收到评论或者私信勾搭(躺

 

菜狗逆袭

 #菜狗逆袭#     

from:咸鱼新晔

to:夏研



  “我的梦想,是全国最好的美术学院。”

  



  “啊呀,xx是美术生?那高考一定很容易吧?”

  “好羡慕噢,只要画幅画就能加不少分呢。”

  “成天玩手机都可以上到不错的学校诶。”

  “但以后就没有前途了吧?美术生成绩都不怎么好的……”

  外面走廊的嬉笑声和脚步声突兀地闯进画室,最终逐渐变低,余声溶入灿烂的晚霞中。

  



  去你妈的高考容易,去你妈的整天玩手机,去你妈的没前途。

  夏研冷哼一声,即便知道刚才路过的男男女女听不见,还是大声说道,

  “不知道就麻烦别乱说好吗。”

  “我会变得很好很好,而你们会一直都是个烂人。”

  她按了按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告诉自己不要为这些毫无意义的事生气,重新抬头拿起铅笔比划了一番面前的石膏模型。夏研知道开始的构图很有讲究,偏左偏右,局上局下都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她歪头思索了一会儿,便利落地起形。转眼轮廓便已描绘完毕。

  自己四年的素描功底果然不是盖的。她满意地勾起手指敲了敲画板。





  想当年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画线都画不直。那三个月她便专练线条,牢牢记得老师的练习要点,硬是在几十张A3纸上画满了直线,直到自己满意才罢休。

  不仅如此,从今以后,别人为了买dior口红纪梵希小羊皮吃土的时候,夏研就开始为了辉柏嘉水溶彩铅伦勃朗颜料喝风。

  想想现在数学作业上作函数坐标系,别人翻箱倒柜到处找尺,自己却可以装个逼手腕一抖便可以在卷子上划出一条标准直线,她就觉得那段时间的手指酸痛都得到了回报。当然,这只是个玩笑。

  




  铅笔娴熟地铺出大色调,黑与白,光与影,明与暗,流畅的线条像是一串灵巧的音符。夏研一直觉得素描是个神奇的东西,一枝小小的铅笔明明只有灰色,却是可以在巧手下有着像巴赫的音乐一般的优雅灵巧的节奏,令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即便结束也意蕴悠长。

  大概就是如此,她才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美术,爱上了落笔时划在素描纸上沙沙的美妙触感吧。




  又想起有一段寒假在练静物素描,她按照老师的要求一天保底十张练习,与各个几合体呆在一起的时间居然比写作业的时间还长。画室条件差,没有空调,明明她是那么的怕冷,却硬是坚持下来。新年飘下第一片雪花时,她也已经画了面前那个细颈花瓶第一百遍。

  纷纷扬扬的雪花就像是在为她庆祝一样。


  当然,开学第一次考试时,出现了即使有同桌助攻数学也依旧不及格的尴尬事件,气得数学老师在办公室拍着桌子骂她这次考试那么简单全班就你一个不及格你还要不要学习了不要学习就滚出学校云云,骂得唾沫横飞,假发差点都激动得要抖掉了。她满脸绝望地回家,第二天早上依旧精神满满地起来,花儿依旧芬芳,小鸟依旧歌唱,我夏研大爷依旧那个狗样。




  结构关系,透视关系,黑白灰关系……条理清晰,一一在夏研的笔下表现了出来。石膏像渐渐变得立体。浮于纸上的音乐,渐渐显出了优美的主调,剩下的,就是灵巧的装饰音。






 也曾遇到过瓶颈,画什么都不对劲,也有想到过放弃。夜里无数次在被窝中抽泣,无数次的失眠,想大哭出声却因为怕父母担心,只好掩嘴不住哽咽。平躺在床上,眼泪滑下流入耳朵才想起来擦一擦,却怎么擦也不擦完,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哭累了,昏昏沉沉睡着了,却又会被突如其来的梦魇惊醒。凌晨的太阳还没有升起,耳边一片寂静只是偶尔有几声狗吠,于是眼泪便不知怎么又悄悄掉下来,模糊了头顶的天花板。

  那时她想着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一条菜狗,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自己的本质,就像咸鱼翻了身还是咸鱼,菜狗就算是戴上镶满施华洛世奇的钻石的王冠也依旧是条菜狗,顶多也就是条头顶上闪闪发光的菜狗。

  但她夏研大爷才不会一直这么消沉下去。在又一次无法画出自己理想的作品时,她气得折断了手中的笔。

  语文老师曾讲过一篇古文,有一句话叫“人定者胜天,天定亦能胜人。”此刻突然在夏研脑中冒了出来,她咬咬牙,笑了。

  “瓶颈是吧?老子把你瓶子砸了看你还怎么瓶颈。”

  于是她更加刻苦,每天只要不上课,她都泡在画室。因为经常画画,指腹被按瘪了一块,她有时摊开手看看,无奈撇了撇嘴,心想自己做作业做了十年都没有变成这样,画画两年居然就这么毁了我一双好手实在可惜。但转而又噗嗤一笑,心里幻想着自己以后成名会不会有记者专门报道她,说她刻苦练画到手指变形。

  瓶颈,在这般努力下是不堪一击的。




  夏研望着快要完成的石膏素描笑了笑,开始作最后的调整。人们说巴赫的装饰音是天使的翅膀,那么自己的刻画呢?

  会是天使明亮的眼睛吗?

  

  

  画室的门被轻轻打开,夏研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作品而没有意识到。门外的人静静立在外面,直到她放下笔,用手背小心翼翼地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才开口道,

  “阿研,正好路过,要不要一起回家呢?”

  夏研转头,看到新晔站在走廊上朝着自己咧着嘴笑,她扭头收拾画具,勾起嘴角道,“好啊。”

  “阿研最近辛苦了吧,明天就要艺考了别紧张呀,我会在外面给你加油的!”

  “也没有很辛苦……”夏研拿起书包走出画室外,从口袋中掏出钥匙锁上画室的门。

 

 “我啊这么长时间都在努力变得不再是一条菜狗。”

  她回过头,新晔看见她的眼中有什么东西在闪耀。

  “我的梦想……是全国最好的美术学院。”








明明没有学过美术却非要写美术生作死……大概bug满满……给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心♡

  4 4
评论(4)
热度(4)

© 脑洞的大巨人码字的小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